移动版

两年四次分红的上市公司老板摊上大事!豪赌快递业出局

发布时间:2019-12-11 07:27    来源媒体:金融界

一则简短的午间公告,令兰州民百(行情600738,诊股)股价午后急速下挫,10日收盘下跌5.21%。

公告称,公司于10日收到桐庐县公安局函告,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公告表示,上述事件为朱宝良个人事务,与公司经营无关;公司经营情况正常,朱宝良也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。

知情人士向上证报透露,朱宝良此次或涉强迫交易罪。这位叱咤一时的桐庐首富,近年重金收购国通快递转型不力,资金链承压,这从兰州民百的异常分红举动可窥见端倪。

兰州民百高频分红

法律界人士表示,刑事强制措施是在刑事诉讼中,公检法为保证诉讼顺利进行,限制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身自由而采取的强制手段。按照强制力度由轻到重排列,可以分为拘传、取保候审、监视居住、拘留和逮捕五种措施。

目前看来,朱宝良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与兰州民百无直接关系。有知情人士向上证报透露,朱宝良涉嫌强迫交易罪。

浙江桐庐人朱宝良曾显赫一时,有过多次成功的资本运作,最为炫目的一次是,2003年出资1.09亿元受让兰州民百6738.9172万股国有股,成为第一大股东,后多次实施重组置入体内资产,业绩尚较稳健。

官网显示,朱宝良旗下核心企业红楼集团的前身设立于1993年,现已发展成为一家集零售百货、专业市场、金融投资、精品旅游、宾馆饭店、高档房产、电子商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。红楼集团的核心资产便是兰州民百。

耐人寻味的是,2018年起,兰州民百的举动变得较为异常,一边抛售资产,一边连续分红。2018年,兰州民百净利润达15.84亿元,同比暴增10倍,但业绩骤增主要是由于出售资产,扣非后净利润为1.35亿元。这一年,公司在半年报、三季报、年报中三次实施现金分红方案,分别为每10股派发1元、3元和16元,累计现金分红数额约占当年度净利润15.84亿元的99%,遭监管部门问询。

今年三季报,兰州民百又实施了每10股派3元的分红方案,分红总额2.27亿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公司实现净利润仅2亿元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自1996年上市至2017年,兰州民百一共仅实施5次分红,分红总额1.97亿元。

颇受非议的是,这些大额分红多数流入了实控人的腰包。数据显示,公司控股股东红楼集团、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62.68%的股份。也就是说,不到2年时间,朱宝良家族收到兰州民百的分红“礼包”共约11亿元。另据兰州民百10月12日公告,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将所持3.5亿股股份质押,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1.36%,占公司总股本的44.73%。

重注国通快递承压

朱宝良分红所得及质押股份融资去向何处?外人难以知晓。

但梳理朱宝良过往的资本运作,最激进的一次豪赌指向了快递业。2012年7月,经过7天7夜的谈判,红楼集团入主上海希伊艾斯快递(CCES),即后来的国通快递。彼时,朱宝良豪气冲天,宣称红楼集团将在未来3至5年内,向CCES快递投入资金20亿元,“如果做得好,还将推进CCES上市。”

几年后,老乡“桐庐帮”的“通达系”快递公司(圆通、申通、中通、韵达)陆续踏上上市之旅,但朱宝良掌舵的国通快递在竞争中徘徊失速。此后,国通快递曾重新战略定位寻求突围,事后看来并未显效。

天眼查显示,朱宝良担任法人的上海红楼快递集团有限公司(国通快递的经营主体),系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,曾因未能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,并有114条开庭公告,均为各类合同纠纷。

查询国通快递官网发现,虽然该网能正常打开,却存在多处异常。比如,多次拨打官网客服电话,无人接听;两条招商加盟热线分别是空号和关机。国通快递官方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篇文章,是今年3月28日的《鉴往知来通权达变》,系针对个别自媒体不实报道的官方声明。

浙江商界人士认为,朱宝良性格倔强,勇于冒险,但近年大举扩张导致资金紧张,尤其是国通快递投入巨大,拖累了红楼集团。朱宝良在多事之秋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或与激进扩张导致的诉讼和纠葛有关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